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繁花》之后,胡歌又出王炸

时间:02-16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34

《繁花》之后,胡歌又出王炸

纪录片《何以中国》,豆瓣5000人打出9.2的高分,这部讲述上下五千年国宝文物的纪录片,有顶级豪华的100多位考古专家团坐镇,吸引到胡歌、黄尧、曹磊、吴倩等实力派演员零片酬助演,是胡歌继《繁花》之后的又一部王炸之作。有评论说:“我一个学历史30年的,没有看出毛病来。”“这片子细节再现太牛了,连服饰纹理、日常用的器具都1:1还原!”胡歌饰演啬夫弘,一名汉代基层小吏因《觉醒年代》扮演鲁迅大火的曹磊,在片中扮演春秋时期的政治家子产吴倩扮演妇好将军一条在上海拜访了总导演干超,他说:“考古人是老老实实做学问的,我们就老老实实做片子,绝对不去偷任何懒,绝对不去走任何捷径。”自述:干 超编辑:刘亚萌片中还原三星堆黄金面具的诞生电影级别摄影《何以中国》属于慢热型的好片,隐藏了无数神级细节。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副教授秦岭说:“电影拍摄中服化道的每一个细节,都可以成为考古学写小论文的题目。”美术团队曾参与《爆裂无声》和《平原上的摩西》等电影,为此配备了一个庞大的道具置景队伍。服化组则复原了自旧石器时代至秦汉的2000多套造型服饰,饰品制作1255多件。徐州北洞山西汉楚墓陶俑胡歌饰演的啬夫弘,他的造型(包括小胡子)是根据徐州北洞山西汉楚墓陶俑的形象来复刻的。头上一顶 “小红帽”,其形制、纹理和色彩,团队反复磨了好几个星期。胡歌身边所用的东西,包括毛笔、研磨石、书刀、悬泉置汉简、鞋和袜,甚至悬挂的小印章,都可以找到考古文物和图像,一一复原。《何以中国》里的蒙恬将军秦始皇陵兵马俑坑出土的陶马有一层薄垫子“软马鞍”片中蒙恬将军的“兔子冠”也是仿照出土文物制作他们抠细节,抠到“马背上”。执行导演魏国歌表示,有一次饰演蒙恬的演员贺刚老师从马背上摔了下来,“好在地上全是厚厚的沙子,演员没有受伤”。不是马不乖,也不是演员的骑术不行,主要的原因是没有保持身体平衡的马镫和高桥鞍。“马镫在魏晋时期出现并发展成熟,木质高桥鞍也要到魏晋时才逐渐取代软马鞍。所以《何以中国》第一季都不出现马镫和马鞍。所以每一场骑马的戏都格外紧张。”对于距今8000年、5000年的上古社会,没有流传到现在的书籍、画作来作参考,团队只能跑遍全国的考古遗址,请教专家,还原原始社会的吃、穿、住、行。二里头出土的绿松石龙形器二里头神巫,配饰方面参考了中国社科院编著的《二里头考古报告图集》的墓穴发掘照片片中复刻了慈湖遗址出土的两只木屐遗存是中国目前所见最早的木屐遗存二里头神巫,手中抱着一块绿松石龙形器,剧组使用了将近两千多片直径二至九毫米的绿松石拼接而成。4900 年前的良渚人的木屐,是根据慈湖遗址出土的两只木屐遗存来复刻的。收藏于四川博物院的讲经画像片中汉代太学讲经的场景,参考的是东汉画像砖上的图案。讲师的上方,悬挂了一个奇怪的东西。这是因为汉代室内没有天花板,为防止梁上的尘土沾到衣服,就在顶上悬着一个“承尘”。像这样的细节,片中数不胜数。这源于《何以中国》团队的“野心”——不借助 “盘古开天地”等神话传说,而是用一锄头一锄头挖出来的实实在在的文物,来“复原古代”。干超拜访中国考古界泰斗,严文明先生请来的专家团阵容堪称“奢侈”,几乎全国所有的考古单位都参与了拍摄和帮助,8集文本的主撰稿人都是考古界的学者。“50分钟的片子,末尾有8 分钟用来致谢专家团队”。同时,在专业安全保障的前提下,很多重要文物脱离了展柜,以组合方式进行近距离拍摄,干超说:“这在以前从未有过,未来也不太会有了。”吴卫红和张小雷专家摆放玉器比如在安徽含山的凌家滩遗址,摄制组邀请到了考古学家吴卫红、张小雷,将07M23号墓的300件玉石器从库房里“请了出来”,重新按照5000多年前贵族入葬时的情景,将随葬品进行层层摆放。通过这样的考古学复原研究,荧幕前的观众得以真切感受到凌家滩人建构玉礼制,表达社会秩序和权力地位的方式。导演干超说:“我之前认为纪录片应是带有个性的艺术作品,而此刻我更希望《何以中国》是一份沉甸甸的档案。”右:黑夫和惊的家书收录在湖北省云梦县发现的“睡虎地秦墓竹简”中是我国历史上最早的实物家信之一除了历史上的显贵者之外,《何以中国》还着重刻画了各个时代社会基层的普通人。第一集《秦汉》的开头,就是讲述战国晚期的两位士兵,黑夫和惊,他们在当时并没有纸张的情况下,用木牍写下了两封家信,讲述战事紧张的军营生活、亲人相隔的思乡之情。胡歌饰演啬夫弘黄尧饰演解忧公主胡歌扮演啬夫弘,一个在悬泉置任职了18年的“基层小吏”。演员黄尧,曾经获得平遥国际电影节最佳女主角,她扮演的解忧公主,因为和亲远离家乡,一生波折,晚年才得以回到故土。曾经因为《觉醒年代》饰演鲁迅爆火的演员曹磊,饰演子产,在改革中遭遇阻碍,倏然间的眼神,万千情绪。“我们所以为的历史,往往与权力、战争、和王朝更替有关,其实,真正支撑人类数千年文明与温度绵延的,是那些昼伏夜出、炊烟袅袅的日常生活。”以下是干超的自述。干超与一条聊《何以中国》三星堆文物,组合拍摄我们常说中国有5000年文明史,世界其它国家是不是这么看的?商朝之前的历史,夹杂着神话和传说,有一些人认为夏朝根本不存在,“上下五千年”存疑。所以从民国开始,既有顾颉刚为代表的疑古派,也有从王国维“二重证据法”到李济、傅斯年、夏鼐等动手动脚找东西的“考古派”。用考古资料实证、寻真的学术传统从那时候就开始了。那经过这100年一代代考古人的努力,积累了很多挖掘成果,才让今天的我们有机会对这个质疑做出回应。《何以中国》就是基于此,把这百年考古成就展现出来,也把中国历史有实实在在的基点和依据这个事实讲明白,把中国百万年人类史、一万年文化史、五千多年文明史全景式地展示出来。距今4万年田园洞人,生活场景复原电影再现的部分,我们去到了8个地方,浙江建德、新疆伊犁、陕西榆林等等,演员大概4000人,光道具是3000多件。这当中得到了很多明星艺人的支持,比如胡歌、黄尧、曹磊、吴倩等,都是公益性出演,没有收取费用。胡歌饰演啬夫弘,一位真实的历史人物出土的悬泉置汉简,剧组将其做成“简阵”胡歌扮演的是一个叫做啬夫弘的基层小吏,他留存有汉简记录70多条,很多涉及丝绸之路和中西交通的国内外大事,都和他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系。这是一个忠于职守的、见证了很多历史的小人物。我自己在拍摄的过程当中,常常被好演员所着迷。胡歌在研究这个人物的时候,就问能不能给他一块布?我们说你要布干什么?他觉得这么忠于职守的一个官吏,应该会在意他所写下的每一笔,风沙大,需要保持一种清洁的状态。所以他在表演的时候,拿起笔之前,用布擦一下手,代表一种郑重。曹磊饰演子产曹磊演的是子产,在一个艰难的时世里推动改革,很多贵族对他有意见,他仍然坚持自己的初心。我们只有六七分钟去展现这样一个跨度很大的人物,找到他生命的关键节点,情绪既准确,又不要太夸张。期间曹磊老师他跑过来跟我说,觉得演纪录片是特别难的,因为没有台词,也没有很强烈的戏剧冲突。黄尧饰演解忧公主,远嫁西域乌孙国我们请黄尧来扮演解忧公主,特地去了新疆的伊犁,因为历史上的乌孙国就在这附近。光是解忧的服饰和乌孙的这个建筑空间,就有4组专家给我们提意见。主题曲是请罗大佑老师来作的,真的是太美了,太有意境了。我跟大佑老师聊的时候,他觉得我们的祖先离自然最近,离人的生命本身最近,他就很有欲望去做这件事情。编曲中加入很多自然的声音,但没有歌词,他说不管是谁来唱,都是一个当代的标识,他想让观众沉浸到节目叙事的氛围当中去,就选择不唱。三星堆文物复原我们整个制作用了3年多时间,很多是在疫情期间进行的。光拍摄就花了近500天,走过中国230多个地方。我们这次片尾字幕的工作人员的名单是12,000字。以往我做纪录片,大一点的片子,工作人员名单至多3张A4纸,这次写出来是24张A4纸。考古学家专家团大概就有100多人,我们可能把中国考古界最好的老师们都聚集在这个节目周边了。像中国考古界泰斗严文明教授,北大的赵辉教授、秦岭教授和社科院考古所的李新伟老师等等。剧组复原13000年前广东英德青塘的一次原始入葬仪式三星堆8号坑,捕捉到考古人工作的画面跟这些考古学家接触,有些瞬间会让我很触动。比如有位老师跟我讲,他去史前的山洞做发掘工作,那个年代,他晚上得睡在山洞里。但山洞里有老鼠怎么办?他自己也睡不着,就坐到洞口去点一堆火,看着星空,他说:“我在想一个问题,这个晚上对我那么艰难,我们的古人是怎么熬过这么些漫漫长夜的?”所以我们想要做的《何以中国》,不仅仅是拍文物,更想基于当下的考古,去尽可能做复原。哪怕我们花了2个月去复原一个古代浇筑系统,在片子里只出现5秒钟,那也是有价值的。团队在良渚遗址拍摄的炭化米良渚遗址的王宁远老师,就一直他觉得我们在做考古人应该做的一件事叫“实验考古”。他发朋友圈说,我们拍他那边的炭化米,拍了一天时间就用5秒。我开玩笑说,后来去很多遗址人家都很怕我们,说你去了就走不了。像《殷商》这集,我们来画商朝的地图。朝歌在哪里?沙丘在哪里?它是几乎没有纸质资料记载的。我们跟殷墟的考古专家牛世山老师请教,来来回回画了40稿的地图。剧组复原的甲骨,能成功发出“波”的声音商周时期,人们在龟甲兽骨上进行灼烧,根据卦象占卜。我们拍甲骨,就去请教研究殷墟的唐际根老师,怎么弄,他说还真不知道,没成功过。我们的美术组就去试,用烧红的碳条,灼烧了40块左右的牛肩胛骨,有一天早上跟我打电话,很兴奋地说“裂了!”,唐际根老师问说“有听到啵的一声吗?”,美术组说有听到这声,大家都很高兴。早期郑州商城就有大的鼎,由一个很大的炼炉系统来铸造的,我们就很想复原这个东西。我们跟考古专家讨论了大概两个月时间,设计图出来的时候,殷墟的岳占伟老师就说,现在正在造新的殷墟博物馆,未来这套练炉系统,也许可以放到博物馆里去。复原姬昌成婚场景我觉得今天讲要让文物活过来,不是说把它做成一个偶像化的东西,做成一个雪糕,一个卡通头像就完成了。我觉得真正的“活”,是要去理解文物背后蕴含的情感和故事。你说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他为什么要了解几千年之前的人?我自己做完片子下来,一个很深切的感受是,历史并不因它已过去而终结,我们生活在历史的延续中并以此为基点来感知今天和未来。我觉得我们今天遇到的议题,人和自然的关系,人和世界的关系,人和自己内心的关系……我们的祖先都遇到过,并思考、选择、创造了自己的道路。这些路汇聚在一起,就成为我们今天中国人走的路。所以今天的我们不孤单,遇到困难,会冷静思考,会有坚强定力,也会去做新的开拓。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